阳光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 > >

一年内成功加装两部电梯,上海这个小区告诉你老公房装电梯最大难题并非差钱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摘要:“政府无法包办所有事,但开个好头、搭好平台是政府的分内之事。”长宁区周家桥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陈伟荣坦言,如今政策瓶颈和资金缺位已不是老公房加装电梯的首要难题,“统一老百姓意愿才是最难的。”

家住长宁区三泾南宅小区的居民们最近热衷研究一件难事:给自己居住的老公房加装电梯。去年7月,位于小区最北侧的一幢7层居民楼成功加装了崭新的电梯,并在同年 10月拿到了上海对既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试点的24万元政府补贴。今年7月,小区里另一幢同等规模的多层居民楼也迅速拥有了自己的电梯,这让其他楼道的居民都开始羡慕这些能够有“上上下下的享受”的老邻居们。

老公房加装电梯,被不少居民、社区工作者列为“小区万难事”第一名。但随着城市进入深度老龄化,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不断提升,上海市中心不少有年头的老小区都面临着是否要加装电梯的抉择。

截至目前,长宁区60岁以上户籍居民占比已超过33.3%,加装电梯成为老百姓热切盼望的民生工程。2014年1月至今,长宁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共立项批复了21件加装电梯项目,共有4个项目7台电梯竣工,仅今年就最新批复12个点位的加装电梯申请。在三泾南宅所属的周家桥街道,已经成功完成加装电梯流程的居民在街道牵头下成立了专项工作室,并发展为日趋成熟的社会组织,向更多与自己有同样需求的居民提供咨询服务。

20多年老小区连装两电梯

三泾南宅小区建于1994年,属于老旧小区原拆原建的公房,部分新建单元作为商品房出售。小区大门位于武夷路,拥有武夷路695弄、709弄、727弄3个门牌号。进入大门笔直往里走,三泾南宅第一栋加装电梯的居民楼就在最北侧的角落里,高7层的武夷路727弄21号。

一年内成功加装两部电梯,上海这个小区告诉你老公房装电梯最大难题并非差钱

记者在小区现场看到,21号的大楼外立面与其他居民楼无异,唯一不同的是,原本为楼道窗户的一侧被一栋灰色的建筑包裹,这就是加装的电梯井。走进居民楼,由于加装了电梯,因此一楼大厅的采光稍显不足,但基本不影响居民进出。记者发现,使用电梯的居民在乘坐前都会刷卡,且只能前往自己居住的楼层。

周家桥街道中五居民区书记黄丽飞告诉记者,三泾南宅小区是典型的老龄化小区,小区面积不大,但46栋居民楼共有1100户人家,居民总数达3025人。60岁以上老年居民占小区人口1/3以上,80岁以上老人更是达到182人。“重阳节发慰问品,人家小区从70岁以上发,我们只能从80岁开始发,不然发不过来。”

中五居民区书记黄丽飞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

深度老龄化,让加装电梯在三泾南宅小区有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小区第二栋成功加装电梯的住宅位于武夷路709弄1号,与早诞生一年的“大哥”727弄21号一样,电梯井依旧包裹在居民楼外,小区大门外同样铺设了坡道和玻璃雨棚。记者注意到,每层居民楼与电梯井之间开设了窄窗方便采光,最重要的是,电梯井与楼道之间不存在高度差,可以实现平层入户。

“现在每次居委会开会,居民问的最多的就是装电梯要多少钱、自己住的居民楼能不能装电梯。” 

但同一小区并非每栋楼都具备加装电梯的条件。

长宁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物业科科长王嘉俊表示,房屋实际情况不允许安装,是目前老公房加装电梯最常见的客观难题。电梯井是否妨碍公共道路通畅、影响房屋安全,是否有噪音、采光困扰,电梯与居民楼是半层入户还是平层入户,乃至房屋结构是否会产生影响,都在前期评估范围。

“最理想的情况是,政府政策支持,小区居委会尽心,居民自己也有懂经的人。”住在武夷路727弄21号5楼的退休工程师李祥玉,就是王嘉俊口中的“懂经居民”。今年75岁的李祥玉1994年起就在小区居住,但近两三年来他发现不少老邻居都盘算着到别处买新房,尤其是住在高层的居民。“年纪大了实在爬不动楼梯”是老人们的普遍担忧,这给了李祥玉很大的触动。

“所以我就带头鼓动大家,给我们楼装电梯,总比买房省钱。”于是2015年6月,三泾南宅小区第一桩老公房加装电梯的征询启动。三个月后,区房管局正式立项,但直到2016年4月才开始施工,三个月后正式运行。

“加装电梯涉及计划立项、规划审批、房屋安全认证、施工许可、质量技术监督、竣工验收,流程非常复杂。”李祥玉说,虽然上海已经将既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申请所需的公章从46个减少至15个,但大多数居民仍需要专业人士或机构进行指导。

加装电梯的成本分配也是一大难题。根据一般原则,楼层越高的居民所要承担的加装成本越高。黄丽飞说,由于三泾南宅小区内各居民楼的楼层数、每层户数都不同,因此不同楼道的居民来咨询,居委会都要重新测算资金方案。“2016年造第一部电梯的成本是70万元,今年造第二部电梯就花了将近80万元,每一年、每户人家分摊的钱都不一样。”

此时,2016年4月成立的周家桥街道加装电梯工作室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个由李祥玉等居民自发成立的老公房加装电梯自治小组将自己来回奔波、研究加装电梯的经验进行总结梳理,在长宁的各街道居民区“开班授课”。

现在,自治联盟已经发展为由8名成员组成的社会组织,取名“慧加美住房咨询服务中心”,挂靠在长宁区老牌物业公司仙霞物业旗下。长宁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引导服务中心为居民提供加装电梯咨询服务,以及代理工程、流程、预算测算等一系列加装电梯必经的程序。

人情问题成最大难题

“政府无法包办所有事,但开个好头、搭好平台是政府的分内之事。”长宁区周家桥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陈伟荣坦言,如今政策瓶颈和资金缺位已不是老公房加装电梯的首要难题,“统一老百姓意愿才是最难的。 

今年7月发布的《关于制定和实施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的意见》中就对加强社区适老化设施改造提出了指导,明确优先支持老年人居住比例高的居民楼加装电梯。但目眼下在上海,加装电梯依旧遵循“一票否决制”,需要整层楼居民的同意。

今年67岁的陈红阿姨居住在武夷路709弄1号6楼,她告诉记者,自己居住的这栋居民楼在征询加装电梯意见时,本应分摊加装成本的一户居民表示自己不需要使用电梯,因此拒绝承担费用,因此其他住户经过协商,决定根据楼层高度按比例分摊这一部分成本,使得电梯能够按期开始施工。 

“居民愿意体现高风亮节当然好,但每个小区、每栋楼的实际情况都不同,的确并非每位业主都需要安装电梯,矛盾点也经常由此产生。” 王嘉俊表示,由政府主导,善加利用社会组织和社区能人,无疑能够为解决“人情难题”增加说服力。


分享到: 更多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掉进米缸的老鼠

掉进米缸的老鼠

一只老鼠掉进了一个半满米缸,这意外使老鼠喜出望外,确定没有危险后,它一顿猛吃,吃完便睡。 老鼠就这...